SDG-16

「用笑話使人忘憂,是人生最崇高的工作。」—棟篤笑演員阿V、 Martina、Tim

在香港,棟篤笑並非主流文化,當中最出色、亦最為人知的,便是即將「金盆𠺘口」的那位。不過,香港棟篤笑又豈止黃子華?《幗萃》找來了印度裔棟篤笑演員Vivek Mahbubani(阿V)、棟篤笑媽媽Martina及80後棟篤IT男Tim,了解他們搞笑形象背後的故事。

把搞笑由興趣變職業

喜歡搞笑的人,不一定會表演棟篤笑;但表演棟篤笑的人,就一定喜歡搞笑。三人都分享,他們會踏上這條路,都是因為早早發現自已的興趣。Martina說:「以前住在外國,與朋友聚會,朋友每一次都會問我:『Martina今日有咩笑話呀?』,所以我都會袋定幾個笑話。後來我參加了機緣巧合下參加了一個棟篤笑工作坊,一試便愛上這種表演形式了,再後來受工作坊的老師邀請,嘗試第一次表演。就這樣入了這個圈子了!」

而Tim則分享他入行的趣事:「我從小外表是一個安靜的孩子,但其實我很喜歡搞笑。只有我成功逗人笑,就會有一種興奮的感覺!大學時,我參加了一個學生社團辦的棟篤笑比賽,叫了很多朋友出席支持。最後當然順利取得冠軍——因為當時只有我一個比賽!」Tim說完後,全場大笑。「不過,我在比賽中認識到其他表演嘉賓,慢慢成為了棟篤笑演員。」至於資歷最深的阿V,更是從小立志要試一次棟篤笑表演,他於2007年參加了全港中文楝篤笑大賽取得冠軍。參加了公開表演後,他覺得棟篤笑更好玩了,於是繼續尋找不同的表演機會。」

印籍人做香港棟篤笑 用笑話促進民族共融

身為「印度裔的香港人」阿V,擁有一副深眼窩、鷹勾鼻的外國面孔,卻說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。這有趣的反差讓人對他印象深刻,亦為他的棟篤笑事業帶來優勢。阿V自言,有些香港人可能會以有色眼鏡看待他,但聽完表演後都會認同他:「例如有時在學校進行分享,學生最初看到我說流利的廣東話,會感到嘩然及新奇。但我說了15分鐘後,再問他們:『現在你們還記得我的身份嗎?』其實他們已經忘記了我是一個與他們不同種族的人了。」

在逗人笑的過程中,觀眾慢慢放下了對阿V的固有印象,阿V亦希望以笑作為共點,讓大眾拋開對南亞裔的偏見。」

女性玩棟篤笑  不一定是枷鎖

作為一位女性,Martina坦言:做棟篤笑是有困難的。「有一段長時間,我會介懷因為自己是女性,因為聽眾對女棟篤笑表演者總是苛刻一點的。」Martina說,男性表演者能夠利用較豪放、粗獷的肢體語言惹人笑,但是女性表現粗獷的話,觀眾卻不一定「受落」。不過Martina也說,因為女性棟篤笑非常少,反之也容易讓人留下印象,要找到自己的定位才是最重要:「現在反而會因為自己作為母親的身份,表演內容不免很多有關育兒、家庭生活,會擔心沒有兒女的人沒有共鳴。究竟我應該專注針對女性聽眾,抑或針對大眾去進行創作呢?我仍然在模索中。」

以棟篤笑表現真我

身為80後的Tim,是三人中年紀最輕的,但資歷卻一點也不淺。他是2011年全港楝篤笑大賽冠軍得主。Tim說:「棟篤笑表演是不容易的,但我不認為年齡對我做棟篤笑有很大的障礙,況且其實我也不算後生了。(笑)」不過,Tim亦認同找到自己的獨特之處是很重要的。所以他不停嘗試在日常生活中用不同角度看待事物,希望從中發挖靈感。例如,在Tim最近的一場個人表演中,他嘗試從真實生活中的悲劇取材,把它變成棟篤笑的話題。「這是我覺得很特別的一場表演,因為它已不單單只是一場表演了,而是我把我自己的全部交付出來、呈現在觀眾面前的個人剖白。」

用笑讓人忘憂

相信無人會否認「笑」的好處,不過很多人卻看輕了「笑」的力量。阿V向我們分享,有次他受邀請到醫院,為一班癌症病患者及其家人表演。他以為到時將會是一片愁雲慘霧,怎知觀眾卻笑得前俯後抑。也許笑匠無法為人解憂,但讓人暫時忘憂,這力量也是極重要的。

表演者小檔案:

阿V:能操流利廣東話及英語的印藉棟篤笑表演者,是2007年全港廣東話棟篤笑冠軍及2008年全港英文棟篤笑冠軍,曾在香港、內地、澳門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曼谷、印度表演棟篤笑。

Martina:2009年由外國回流香港後踏上棟篤笑台,成為棟篤笑媽媽。獲 2010年香港中文棟篤笑季軍、2009和 2011年亞軍。

阿Tim:自2009年在香港城市大學參加棟篤笑比賽後,開始其棟篤笑之路。於2011年獲得全港棟篤笑大賽冠軍,曾在澳門、內地、 台灣、 馬來西亞、 澳洲等地演出。

 

電話︰(852) 2543 8913

電郵︰info@jcicitylady.org.hk

Copyright © 2018 JCI City Lady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