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dg-8

Cyrus:「我深信:只要你對一件事有興趣,一定會很投入去完成。」/ Rick:「我深信:夠膽跳出、嘗試第一步,是一定會成功達到自己的目標及理想。」

欣賞一部電影的時候,你最留意的是什麼?故事情節?畫面?抑或是演員呢?無可否認,這些都是建構一部好電影不可或缺的元素,然而你又有沒有想過,聲音對於電影有著同樣的重要性呢? 聲音設計,總是被大眾、觀眾甚至製片人所忽略,以致行業無法茁壯成長。幸得有心人默默耕耘,本著一腔對聲音的熱忱,努力承傳及發揚行業知識,且讓本地的聲音工作室Noisy Miner的創辦人Rick及Cyrus娓娓道來其入行經歷及行業故事。

誤打誤撞對聲音燃起興趣

最初,Rick及Cyrus皆是機緣巧合下入行的。Rick是在網上看到相關資料,一時好奇而應徵工作;Cyrus於大學修讀電影系,分科時抱著人棄我取的心態,選擇修讀聲音製作。縱使並非抱著清晰的目標入行,但後來兩人皆不約而同地愛上此行業。Rick說道:「最初在大型製作公司邊學邊做,才知道一段影片原本是無聲的,親手製作並加上聲音後,才能把作品變得圓滿。這是一個相當有趣的過程,亦令我更加嚮往聲音製作。」

轉往獨立創作 扶助電影新力軍

Rick及Cyrus都是從大型製作公司開始,走上聲音製作之路;但久而久之,參與商業電影已無法滿足二人對聲音藝術的追求。正如Cyrus所說,雖然電影工業的製作規模較大,但所面向的是主流大眾,難免會因商業考慮而讓創作受掣肘。為擁有更大的創作自由、實踐更多的新嘗試,兩人毅然離開工業環境,成立Noisy Miner,投入獨立創作。當時兩人在外面毫無根基,他們離開了單一重覆的工作規律,同時亦失去了公司的庇護、穩定的收入,需要承受極大風險。

縱使如此,成立Noisy Miner後,Rick及Cyrus除了能嘗試更多類型的片種、挑戰更破格的實驗外,他們更可以感染其他人,提高對聲音的要求。Rick道:「很多獨立電影的資金不多,製作人尋找大公司時,無法負擔高昂的價錢。我們都會極力幫助他們。我們曾經零成本,協助一部小本短篇電影〈他們的海〉製作整部作品的音效。」這部電影最後獲得2014年鮮浪潮競賽的最佳電影,Rick續說:「我們希望讓更多製作人明白,無論拍攝的畫面有多美,都需要出色的聲音輔助,才能引導觀眾感受當中的意境。」Cyrus補充:「很多導演花大量心思拍攝,卻往往忽略了聲音這部分。在香港,亦只有少數院校提供聲音製作的課程。早期我們會幫助學生製作,現時則多幫助剛畢業、初入行的年輕導演。我們希望借此,培養製作人對於聲音的了解,令他們對聲音更為重視。」

困惑過、掙扎過,意志更堅定

從事電影業,走的是小路;做聲音製作,進的是窄門;轉入獨立製作,那道門就更窄。走了窄門,就不要指望路上平坦。Ricky回憶Noisy Miner成立初期,資金很少,無法支付貴租,地產經紀甚至曾介紹他們租劏房作工作室。好不容易找到地方,又要花錢做隔音。所以Cyrus說,最初大家都要兼職其他工作,賺錢幫補來養著自己的夢想。

面對這樣的困境,Cyrus從沒有放棄:「坦白說,做這一行需要長期困在房內埋頭苦幹,或是片場中進行漫長的拍攝,過程是枯燥的。因此意志力很重要。我的意志力來自於,我覺得聲音製作就是我的意義,如果我不從事聲音製作,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。」

相對於Cyrus純粹的熱誠,Rick直言自己有過想放棄的時刻:「我打工太耐了,已經習慣了『安全』的感覺。剛剛出來做獨立的時候,曾經很徬徨,想過回去電影工業打工,或者不做聲音製作。幸好Cyrus從不言棄,不斷鼓勵我,才能堅持下去……從前在大公司工作,我總會有點自卑,找不到自己的價值;直至轉做獨立後,我能夠參與由故事構思到後期製作的整個過程,才發掘到自己的貢獻。當導演、編劇、台前幕後經常一起開會討論,大家為同一個目標努力奮鬥時,這種感染力及成功感很大,大到讓我不願意再放棄了。」

改編紅樓傳奇 融合聲音試驗

自從投入獨立製作,兩人接觸了不少有趣的計劃。最近,他們參與一個改編《紅樓夢》的短片創作計劃。導演呼朋喚友,召集各方同好,兩人大呼好玩。「這部作品完全沒有商業包袱,聲音、攝影、燈光等各部門,皆可自由實驗。雖然整段片只是十分鐘,拍攝用了一日半;實際上在這一日半內,我們是像困獸鬥一樣連續踩了二十幾小時,回去瞌一會後,再返回片場拍多幾小時,補回某些鏡頭。雖然辛苦,但當一整班人一起捱、一起勇往直前,是相當快樂的事。」Cyrus如此說道。

Rick更大談拍攝期間的趣事:「我們首次試用了『5.1環境聲』收音,但這枝咪的收音能力實在太強。有次拍攝途中,有隻貓不停叫,收音咪竟然把貓叫聲都收進去了!」而在後製階段,所有用「5.1環境聲」錄的聲音都無法使用。因為它的收音能力太強了,竟然連攝影軌道車的聲音都錄下來。不過這依然是個令人高興的經驗:「不試過,便不知道這枝咪的厲害;試過了,才會知道下一次可如何使用。其實能夠反覆實驗、再推翻,都是一個珍貴而有趣的過程。」

用歌聲紀錄漁民最後的日子

兩人亦談到另一個富有社會深意的紀錄片〈岸上漁歌〉。這部作品拍了四年,導演拍攝漁夫伯伯由在世到離開人世的最後一段日子,真實地紀錄了有關漁歌的故事。最初,因不理解漁歌的歌詞,難以製作與之相配的背景音,因此兩人不斷與導演溝通、做大量資料搜集,甚至曾經跟漁民出海共渡一夜,才慢慢理解歌詞箇中真義。Cyrus分享說,原來漁歌是漁民即興、隨心發揮的,反映著當下的心境與生活。因此,〈岸上漁歌〉所呈現的,實際是香港人所忽略的漁民的生活日常。縱使片中主角已離世,他的存在、他的歌聲依然刻畫在影片上,被觀眾銘記。

Cyrus及Rick兩位都是真誠而謙和的人。訪談期間,二人曾說自己沒有宏大的使命、亦不覺得自己所做的事有多厲害。但試問,世上有多少人勇於追尋夢想?有多少人對一件事擁有這種程度的熱誠?又有多少人願意不計成本地幫助他人?雖然兩人矢口否認,但實際上他們的確是相當值得尊敬的。

電話︰(852) 2543 8913

電郵︰info@jcicitylady.org.hk

Copyright © 2018 JCI City Lady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