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dg-3

「盡自己的力量回報群體,是人生最崇高的工作。」—李家麟醫師

「贈人玫瑰,手有餘香。」意指我們助人時,自己也會得到快樂。可惜這朵「玫瑰」,並不是人人都樂於送出的——有些人生於安樂,甚少關注世界上其他人的憂患;有些人注意到其他人的憂患了,卻無動於衷;有些人關注、並憐憫他人,卻沒有踏前一步伸出援手。幸好這世界上,有些人仍會關注、會憐憫、更會援助,就如義診中醫李家麟和榕光社。

橋底仁醫 每星期為無家者義診

也許有人早已聽聞李家麟中醫師。他從2013年開始,每星期都會到深水埗通州街橋底為無家者義診,風雨不改。《東方日報》、《香港01》、《晴報》等皆曾報導其事跡,他被冠上「橋底仁醫」的名號。「最初,我一直為長者義診。有朋友得知我為長者義診後,便邀請我參與平等分享行動,探訪露宿者及無依靠的低收入人士。」當初朋友邀請他去深水埗義診的經歷,至今李家麟醫師仍記憶猶新:「朋友說,深水埗有個叔叔病得很嚴重,又不肯入醫院,於是我便拿著一袋藥落區。那個叔叔是越南人、不懂說廣東話。他肺炎病況相當嚴重,不斷打冷顫,無法進食,連開口說話都困難。我看得出他已經半隻腳踏入死亡了,對他說:我手上的藥不足夠幫助你,勸他入院,當晚他便住醫院了。一住,就住了一個多月。」自這件事以後,李家麟醫師便開始了橋底義診的路。

通過義診打開無家者的心扉

在通州街義診五年了,李家麟概嘆,近幾年深水埗露宿者的問題日益嚴重。為無家者醫病,對改善他們生活所起到的作用其實不大。但對李家麟來說,義診是與無家者建立關係的一種手段:「義診像一條打開門的鑰匙。無家者不會貿貿然找上我們,告訴我們他需要什麼。但通過義診,我們與他建立了長遠的關係。一旦他有需要,而找不到幫助時,我們便可以借著當初因義診而結下的機緣,向他提供援助。」比方說,曾有露宿者的腳傷很嚴重,如果繼續住橋底,不是截肢便是死亡。李家麟為他義診而知道情況,便可為他想一些辦法,盡快尋找安置之所。

幫助他人是贖回人性的過程

面對形形式式的無家者悲劇,有沒有讓李家麟感到負面、甚至動搖他助人的決心?李醫師肯定地說:沒有。他甚至走得更遠。數年前,他與榕光社合作,逢周日在榕光社的黃大仙中心做長者義診。他說:

「很多香港人生活算是過得去,食得好、住得好、過得到。但根據政府的數字,香港貧窮線下都有100萬人了。如果我們這些食得好、住得好、過得到的人,能夠忍受、視而不見貧窮線下的100萬人,這才是最負面的事。」

李醫師續說:「義診是一個贖回人性的過程。在香港或其他進步的城市,教育、文化讓我們從小懂得追求穩定、有基礎的生活。我們以為這是生存最基本的條件,但原來這個世界上,有些人連這個基本條件也沒有……如果我們選擇遺忘一些無能力的人,我們不配稱自己是群體動物。」

李醫師的說話,值得我們細嚼。有時我們以為「服務人群」是人生額外的工作,難道這不是生而為人的責任嗎?人類之所以強大,是因為我們團結。我們扶助弱小,讓他們變得強大後回報群體,扶助另一批弱小。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只顧自己走得快,那我們還會成就到今日的社會嗎?

李家麟醫師小檔案:

李家麟是八十後的香港註冊中醫師,2007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醫系,其後執業應診。自2012年開始,李醫師慣常每星期到深水埗通州街橋底,為長者及無家者義診,雖然他並不在乎別人加諸己身的光環,但他的行為仍舊得眾多媒體廣泛報導,慢慢被外界稱為「橋底仁醫」。及後,他與榕光社開展合作,每月有兩個周日都會來到榕光社黃大仙社區中心,為老人家提供中醫義診服務,並號召更多熱心的同業一起投入義診服務,以專業回饋社會。

 

電話︰(852) 2543 8913

電郵︰info@jcicitylady.org.hk

Copyright © 2018 JCI City Lady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