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DG10

「我深信:每一代人的存在,都是為了讓下一代活得更好。我們可以少點批判,多點擁抱,一起獲得幸福。」—香港新銳女導演麥曦茵

與麥曦茵談哲學

這篇與麥曦茵導演的採訪,並不好寫:不好寫,不是因為對話內容空洞;反是因為對話太深入、太意識流了。在短短的九十分鐘內,我們由電影談到夢想、談到社會、談到人生。而原本滿腹準備好的問題,竟無一派上用場。與其說這是一場人物採訪,不如說這是與麥曦茵導演的一場哲學對話。

「懂得療癒自己,才能守護別人。」 -談《烈日當空》

十年前,二十三歲的麥曦茵初執電影筒,執導第一部長篇電影《烈日當空》。敏感纖細如她,對青春期的燥動與成長、友情及友情的缺裂、社會與教育制度對年青人的影響,都有其深刻獨到的理解。她希望通過電影訴說出來,因此電影滲入了很多議題,這些議題直至今時今日依然適用。比方說,當年輕人直面成人世界的不合理時,雖然憤懣卻無能為力,只好以一種「無聊抵抗無聊」的肆虐態度,抵抗社會之不公平,猶如倒照著時下「認真你便輸了」的風氣;戲中少女的性交短片遭別人用手機廣傳了出去,不堪人言可畏而自殺,反映社會習慣「Blame the victim」的現象。麥曦茵更表示,《烈日當空》是一部自我發現 (Self-discovery) 及自我療癒 (Self-recovery) 的電影,面對社會的壓力、生命的創傷,我們需要「懂得療癒自己,才能守護別人」。

如果我們無可避免成為大人,我們要學會像大人般珍惜下一代。-談電影創作

自《烈日當空》後,通過電影叩問生命,似乎成了麥曦茵的創作動力。她於各種創作,包括電影、廣告、音樂錄像中,嘗試融入各種信息。就如最近她為Supper Moment執導《大丈夫》音樂電影,是希望為勞動階層發聲,盡力把一班被忽視的勞動階層的故事及信念,呈現於觀眾眼前。因為麥曦茵相信,每位勞動者都是為撐起家庭而努力工作。「電影中做小販的爸爸,別人覺得他活得卑微,其實他是為下一代生活得更好而打拼」,她說,「我希望把這個信息傳遞出去,不單單是讓大眾感恩上一代對自己的付出;更是提醒大家應從上一代人身上,學會如何愛護下一代。」

「放棄才是最大代價。」-談人生信念

與麥曦茵對話時,她的成熟總會讓人忘記其年齡。事實上,她入行時只有二十三歲。十年以來,由電影新鮮人做到中層角色,她見證過業內一些對年輕人不公平的情況:比方說,年輕演員入行時曾被「拖糧」,甚至「無糧出」;在無合約的情況下,演員受傷是得不到保障的;製作部經常無償超時工作。這讓她思考:為何我們不能通過系統化的制度,為電影人提供一個公平、合理的待遇?為何我們不能尊重每個人超過工資以外的付出?

她坦言,面對社會種種不公平現象,有時會感到灰心。因為認真活著,所以執著、所以痛苦。但每當旁人勸她:「世界就係咁架啦」,她總會說:「但我唔可以係咁,你都可以唔係咁。」因為她堅信,只要每個人都抱著想改變的信念,是可以逐少逐少改變世界的,假如被同化而放棄信念,對她而言才是最痛苦的代價。自2012年開始,麥曦茵成立了Dumb Youth影像製作及娛樂公司,希望為一班新入行的年輕人護航,為他們爭取更合理的待遇。除此之外,她更希望Dumb Youth的一些信念,如「不怕蝕底」、「永遠對人好」,能通過旗下藝人伸延出去。就正如她為Dumb Youth官方介紹落下的註腳:「在這個嘲笑夢想,鄙視熱血的時代,更需要連結這份被喚作愚蠢(Dumb)的勇氣,去做我們想做的,和堅決拒絕有違良心的事。」

電話︰(852) 2543 8913

電郵︰info@jcicitylady.org.hk

Copyright © 2018 JCI City Lady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