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DG10

「我深信:做人最緊要有夢想。」—Chocolate Rain 麥雅瑞

說到本土原創品牌的中流砥柱,Chocolate Rain肯定榜上有名。這個用針線及碎布拼湊而成、總是閉著眼睛的冬菇頭妹妹「Fatina」,大家或許都曾在市面上見過。17年前,當香港手作市場尚未如現在般百花齊放時,麥雅瑞Prudence已走在前沿,發揮「古靈精怪」的創意,把兒時經歷與夢想以插畫方式再現,一手一腳創立出Chocolate Rain。筆者很高興邀得Prudence接受採訪,與讀者分享她在藝創事業上打拼的心路歷程。

兒時點滴激發童心創作

聽著Prudence分享其成長史,有種在看「獅子山下」的既視感:Prudence自幼於木屋區長大,媽媽為車衣女工、爺爺是清道夫,雖然家境清貧,一家人卻樂天知命。她說:「以前無錢買玩具,爺爺經常執舊公仔、爛玩具回家,讓我修理、改裝。」在縫縫補補把東西修好的過程中,Prudence獲得很大滿足感,燃起她對手作的興趣;而兒時木屋區的眾生相,更成為了她日後創作Chocolate Rain的靈感泉源。Prudence笑指,小時候的街坊街里,全都像電影中的草根英雄一樣,「外表平平無奇,原來每一個背後都有傳奇故事」。例如身為清道夫卻寫得一手好書法的爺爺、日頭賣魚夜晚做校工的鄰居、賣菜賣到買到樓的小販夫婦等,這些現實人物被Prudence收錄在畫筆下,化身成Chocolate Rain中百家村的角色,躍然於紙上。主角Fatina則代表兒時的Prudence及一眾同齡小朋友,以充滿奇思妙想的童心探索世界。

Chocolate Rain不但是Prudence孩堤時代的寫照,更是她對人生的觀照:「住木屋區的年代,每逢雨天我們要『擔遮食飯』,Rain似乎是一件倒霉的事;而當我成績好的時候,父親會獎勵我零用錢,儲夠錢我便去買巧克力,因此Chocolate是代表獎勵。如果人生能夠像Chocolate加Rain一樣起起伏伏、甜酸參半,也不枉是一個完整的人生吧!」。

苦盡甘來的創業旅程

如很多人一樣,Prudence的創業夢並非一直順如人意。Chocolate Rain成立的十七年中,有九年Prudence都是在士多房工作的,小小的空間「放貨又放人」,有時工作至深夜,更乾脆在士多房睡覺。最初三年,Prudence只敢給自己一個月2000元薪水,「那時候,」她說,「不蝕錢都偷笑了!」有時候,眼見別人事業有成,自己還在小小的士多房掙扎求生,或多或少都會有些不是味兒:「有時會遇到瓶頸、會與別人比較,開始懷疑自己,但最後總會調整心態,繼續深耕細作。」

縱使Prudence本著「關關難過關關過」的阿Q精神,家人卻心痛女兒辛苦,另一方面亦不理解她的夢想,覺得她不務正業。「每晚回家,父母都會剪好報紙上的求職廣告,要我找份『正經工作』。」雖然Prudence曾因創業與父母屢次爭吵,但她明白這是因為父母愛之深、責之切。因此Prudence努力尋找政府及機構資助、爭取各種商機,當Chocolate Rain開始苦盡甘來後,父母也漸少反對了。

互聯網時代創業,危機並存

成立多年,Chocolate Rain終於由捉襟見肘到漸入佳境。近年互聯網興起,更助長創意產業的成長,為Chocolate Rain帶來更多商機:「從前要把作品帶到顧客面前,需跨過一個又一個中間商;但在這個年代,全民皆可發聲,只要作品夠好,便可直接通過互聯網爭取大眾支持。」但這亦意味創意產業的競爭更激烈了。所謂「長江後浪推前浪」,面對川流不息的後來者,如何才能在創意行業上屹立不倒?Prudence說,作品必須擁有深度,才能經得起時間考驗。Chocolate Rain取材自小時候母親的睡前故事,加入人生道理,豐富作品內蘊。品牌亦積極與非政府組織、社會企業如樂施會等聯乘合作;最近,Prudence參與了Good Seed好薈社計劃,籌辦「香港的童話」,收編香港真實英雄的勵志故事。這些聯乘計劃,不但賦予Chocolate Rain深層社會意義,更跳出了小眾的手作圈子。

電話︰(852) 2543 8913

電郵︰info@jcicitylady.org.hk

Copyright © 2018 JCI City Lady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