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DG1

「幫助有需要的長者,是人生最崇高的工作。」—榕光社創辦人霞姐、榕光社聶主席

初夏早晨,位於黃大仙竹園南村的榕光社早早就開門了。門口右邊長長的牆壁,佈滿了善長的簽名;轉入走廊,牆上有三個醒目的口號:

「開心來、尊嚴活、安心去。」霞姐說:這是我們榕光社最想為老人家做到的事。

由一次善心服務   發展成長期關懷

霞姐向我們娓娓道來榕光社的源起:「榕光社最初是為了幫助受遷拆影響的獨居長者。1988年時,政府於黃大仙進行舊區重建,有些獨居長者住在該區已三、四十年了,一心打算在這『過世』。面對遷拆重建,無依無靠的他們怎辦呢?所以我們便組織了一班有心人,免費幫助這些長者搬屋、裝修。在幫助他們的過程中,我們與老人家感情深了,知道他們孤苦伶仃、心境淒清,而他們最希望的,就是我們不要再遺棄他們。於是我們繼續陪伴,幫他們適應新社區,讓他們得到關懷。」

提供夕陽服務   讓獨居長者「安心去」

「後來,當獨居長者年紀漸大、身體漸差,擔心無人為自己打理身後事。他們平日依賴我們,所以我們像兒女一樣,順理成章地為他們安排最後一程。」霞姐說,長者簽下「夕陽委托書」後,榕光社便會根據長者的意願,親自培訓義工,親力親為安排善終服務。

霞姐分享,長者十分著緊身後事,她見盡不少特別要求。曾經有位老伯交待霞姐,在燒給他的金銀衣紙上,都要寫上他的名字及地址。原來老伯有晚夢見他逝世的母親,母親說老伯燒的錢,下去後都給其他人搶了。伯伯說:「我窮了一世,不希望死了之後,都俾人搶哂所有錢。」乍聽之下,也許大家會笑伯伯的怪力亂神,但若不是「窮到怕」,伯伯又怎會有這樣的交待?卻是使人唏噓。

近年,榕光社更開始接到來自其他機構、醫務社工、甚至警察的轉介。霞姐非常感激這些機構的人性化:「香港是有很多善心人的。例如處理意外身故、辨認不到身份的長者,警察大可不用理會,任由屍體放在醫院六個月,然後火化。但警察可憐他、想幫他走得有尊嚴,於是轉介給我們。」

在熱心人士支持下   服務規模日益擴大

自成立以來,榕光社的長者服務愈來愈多元化,除了與李家麟醫師合作義診,亦設立醫療車、三個義診點,過去三年服務了二萬多人次。另在觀塘、黃大仙免費派飯,三年內派出四十萬個飯盒。榕光社亦積極介入棘手個案,聶主席向我們分享,有一位雙腿截肢的長者,八年來住在一間非人性化的安老院,經榕光社爭取後,最近終於搬到甲級安老院居住。

當榕光社服務愈來愈具規模,機構對資金及人手的需求自然愈來愈大。可幸的是,有賴香港不少熱心人,榕光社不致資源缺乏。聶主席說,榕光社不靠政府資助,只靠捐款,自負盈虧。2008年,榕光社銀行戶口內只有二、三十萬;然而在善長捐款及榕光社量入為出下,兩年前榕光社已儲蓄了五千萬,並使用該存款買下了一間安老院。「香港安老院服務水平參差不齊,我們希望建立甲級安老院,提供高水平的生活予長者;並為其他安老院豎立良好榜樣。我們亦希望通過安老院,告訴所有善長仁翁,他們所捐贈的一分一毫我們都是用得其所的。這只是我們第一間安老院,將來若資金足夠,我們會開設更大的安老院,讓更多獨居長者受惠。」

結言

訪問李家麟醫師和榕光社霞姐、聶主席期間,三人都表示自己所做的事情,並沒有多麼的崇高,也沒有幫助到很多人。他們只是盡一個人的微小力量,幫得幾多得幾多。但筆者認為,「幫助別人」這件事,已擁有崇高的本質;又怎會因為受眾的多少、力量的大小,而有崇高不崇高的分別呢?李家麟醫師、霞姐、聶主席自稱所做的事並不崇高,大概慈悲的人總是謙卑的。

 

電話︰(852) 2543 8913

電郵︰info@jcicitylady.org.hk

Copyright © 2018 JCI City Lady All Rights Reserved.